人异于动物,最大原因是懂得思考,而且是懂得运用複杂、具有意义内容的语言思考。思考离不开语言。语言是思考最主要的工具。没有语言,就没有绝大部分思想。也许有些思考不依赖语言,譬如某些图象思维或原始的直觉思维。但是,思考越複杂深刻、严格精密,就越需要语言。语言是最好的思考或智慧形式。如果没有语言,我们就只能有极为初阶简单的思维,与动物无异。

没有语言,人与人之间也无法沟通,至少没有深入的思想沟通。没有语言,世界就会变得像寂寥的死城,我们无法说笑、谩骂、讨论;没有语言,就不会有哲学与宗教;没有语言,就不会有物理学、数学、医学、化学、生物学;没有语言,也不会有诗歌、小说、散文;没有语言,就无法作书立论,将经验与智慧累积保存,传诸后代。一言以蔽之,语言是人类智慧与文明的基石。

语言是思想的枷锁?

由此可见,语言是最主要最重要的思考和沟通的工具。然而,有些人认为语言是思想的枷锁,譬如一些禅宗大师,强调「不立文字」、「不能言说」,认为语言阻碍、限制了思想、世间纷争、思想混乱都是源于语言这枷锁。

但试想一想,若然失去语言,我们的思考将会受到怎样的限制、遭到怎样的阻碍?我们将无法讨论、作书立论、传递知识。到底是语言限制了思考,还是语言开启了思考之道?

诚然,某些语言的表达方式的确会误导人的思维,但这只是人们不恰当使用语言之故,而非语言本身之害。语言是工具,利弊取决于使用者如何运用,正如有个小孩写字乱七八糟、词不达意,你不会说这是语言之害。如果所谓的语言之害,是源于误用错用,那幺我们应该指出怎样正确运用语言进行分析与思考(这也是语理分析的主要目的),而非摒弃语言。

语言无法表达真理?

有些禅师又认为真理无法言说,语言无法表达真理。但这是什幺意思呢?若然「真理」是指符合事实、真的句子;这显然错误,因为这类知识都是用语言表达。

其次,「语言无法表达真理」这说法本身也是语言表达,所以它本身并非真理吗?我们可以用「两难式」来指出它的错谬:如果语言真的无法表达真理,「语言无法表达真理」这句话也不是真理;如果语言并非无法表达真理,这句话又不是真理。所以,无论如何,这句话都不是真理。

也许,论者会反驳,真理并非指「符合事实、真的句子」,而是某种无法言说、只能用心领悟的神秘体验、人生道理、宇宙奥妙之处。

譬如,有些学佛的人相信没有万事万物是恆常不变,语言会令人落入两边。例如,「我」会不断改变,下一刻我就不会再是同一个「我」。因此,「我是X」或者「我不是X」都不是正确的表达方式。因为当我说其中任何一句,似乎都预设了有个恆常不变的「我」可被描述成是X或不是X,但这预设是错误的。因此,我们只能够不断通过「这东西不是肥,又不是不是肥、又不是善、又不是不是善……」的否定方式来破除文字的迷障,领悟佛法。

这是佛家爱说的道理。然而,这是语言无法表达真理的例证吗?不能。即使「我」不断变化,也可能是同一个「我」。上面佛家的说法预设了「没有东西是同一的」,但这预设极度可疑。况且,即使万物都是不断变化,我们也能加入时间概念,譬如:「一秒前的我是X」、「一秒后的我不是X」来正确表达事物的状态。第三,即使我们只能够不断通过否定方式来说明某种佛法,这种方式也是在使用语言尝试表达佛法。

总之,一个人再怎样避免使用语言表达他心目中的真理,他还是需要使用语言表达他心目中的真理大概是什幺一回事。无论你再坚持「语言无法表达真理」,也需要用语言表达这想法。除非你从一开始弃绝语言、保持沉默,但这是正确的做法吗?

言不尽意论:语言无法充分表达思想?

我们不妨先考察另一个相似的想法:语言无法充分、清晰地表达某些体悟、经验、想法。这想法可称为「言不尽意论」。

言不尽意论似乎有点道理。有时沟通,我们会发现再费唇舌,也难以表达心中的想法或感受。在独思时,我们尝试用语言表达心目中所想所感,也会觉得言不尽意。然而,这代表保持沉默、弃绝语言是最好的做法吗?

有些思想在开始时的确模模糊糊,但只代表应该更好好运用语言表达心中所想。像我初时构思这篇文的铺排结构,想法也是朦胧、难以把握的,但当我用文字表达出来,这想法就变得清晰明了。语言会引导我们思维变得更明确清晰,用语言表达出来的思想往往比原初在心中酝酿的思绪更完整清晰、丰富複杂。因此,语言不但可以尽意,有时更胜于原初的意。

至于有些人往往感到言不尽意,主要有两个原因。一是自己语文水平低、词彙不够丰富造成,无法我手写我思。二是,人们很多时候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想什幺、想说什幺。人们常常以为自己正在思考一些重要的东西,其实是头脑混沌或一片空,或者只是有种莫名的情绪或感觉难以解怀、希望对方能感同身受,而非要表达思想(至于「语言不能表达感觉」这问题,留在后两章讨论)。

当然,有些新的想法或领悟、私人的体悟或经验,确实难以用语言表达;但这只是说明我们应该为语言注入新的表达能力,通过定义、例子赋予某个言辞新的意思,用来描述新的想法或经验。历史上出色的思想家、哲学家、文学家都努力尝试用旧有语言表达他们划时代的新颖想法、经验与感受,新的知识才能够建立、语言的表达效力才变得更为丰富。因此,假若你认为某种真理、想法很重要,更应该努力尝试用语言将之清晰表达。

言不尽意论是真,但它只说明我们应该要丰富语言的表达效力,以及尽量同情理解别人的说法。佛家言「不要执着文字」,这说法比较合理的诠释版本是:我们不应该咬文嚼字、捉字蝨(挑字眼儿),偏执于文字的表面错漏,忽视背后更重要的思想内容。

当别人无法清晰表达某个想法,也许只因为暂时想不到如何用较清晰的语言表达。我们不应该咬文嚼字,苛刻地挑剔别人不精确、失漏的言说,尤其是这些错误失漏对论题的真假根本无关痛痒。我们应该尽量同情理解别人的说法,尝试把有意思的想法用语言清晰、充分表达出来。

语理分析的思考方法

以上所述,可见思考离不开语言。语言是思考最重要最主要的工具,对思考有着决定性的作用。如果我们不恰当使用语言,就会造成思想混乱不清、错谬丛生。如果我们能恰当运用语言,思考才会趋向清晰正确。

因此,我们需要掌握语言的正确运用方式、了解哪种常见的语言误用方式从而避开它们,才能思考得正确;这就是语理分析的建基点。「语理分析」的基本进路,就是釐清论题(或问题)里关键概念1或用语的意思,从而处理与分析问题。2

也许有认为「谁不会语理分析啊?那不过是了解一个论题的意思罢了。这实在太容易了!」没错,语理分析这方法表面看起来确实简单易明,甚至可以说它的其中一个好处就是简单易明。但一个方法简单易明,并不表示你真的能将它运用得得心应手。要将语理分析这方法训练到炉火纯青,不单需要人们自觉地长久使用与训练,还要掌握一些重要的概念工具、培养对抽象概念的敏感度、善用同情理解原则等等。

我们可以把「语理分析」分为主要三个範畴3:

    语理分析的基本进路:了解「釐清论题里关键概念或用语的意思」的重要性。 语害剖析:了解有害于思考或妨碍有效沟通的语言概念上的弊病,从而避开它们。 釐清用语或概念的方法:了解定义理论与例释法

从上述可见,语理分析并非如想像中简单无用。我将会逐个说明这三个範畴的内容。

注︰
    在本文里,暂时无须阐明「语言」与「概念」的不同。粗糙而言,我们可以说概念是语言所表达的内容,亦即是说,我们通过语言表达概念。譬如「人类」和「mankind」这两个不同的语言(词语)表达同一个概念{人类}。 「语理分析」主要源自哲学界里日常语言学派的分析方法,李天命先生把这些方法提炼与整理,建立成如今思方学的一环。「语理分析」与分析哲学家进行的工作:「概念分析」并不相同。前者特指用来釐清语辞的用法、避开有害于思考的语言弊病的方法。后者泛指最广义的、分析哲学家进行的工作,它不只是单纯的语理分析,还包括找出特定概念的意义与内在逻辑结构,然后进行推论的分析工作。 诚如注1所言,语理分析是源自李天命先生。但本博客对「语理分析」的整理与架构,有别于李天命先生或坊间提到语理分析的思方书。本博客有志建立一个更完整、更恰当的「语理分析」架构。至于当中谁优谁劣,便交由读者自行定论。

原标题为「语理分析的基本进路(1):思考离不开语言」。